请在Chrome、Firefox等现代浏览器浏览本站。如果需要合作请 点击 加我 QQ 说你的需求。

先知· 沙与沫

时尚生活 admin

船至 被选与被爱的穆斯塔法,他时代的曙光。十二年了,他在阿法利斯城中等待他的船只归来,好将他送回出生的岛上。 第十二年那收获的“绮露”月到了第七天,他出城登山,瞭望大海,只

  船至

  被选与被爱的穆斯塔法,他时代的曙光。十二年了,他在阿法利斯城中等待他的船只归来,好将他送回出生的岛上。

  第十二年那收获的“绮露”月到了第七天,他出城登山,瞭望大海,只见船从雾中驰来。

  他心扉顿开,他的喜悦飞向遥远的海面。他闭上双目,在灵魂的静穆中祈祷。

  然而下山时,他却感到一阵悲凉,心中思量:

  我何以能平静地离去,不觉哀伤?不,我不可能离开这城市而全然不负精神创伤。

  漫长而痛苦的白昼啊,漫长而孤寂的夜,我在这城墙内度过。谁能毫不惋惜,就此别了他的痛苦孤寂?

  在这街上,我撒下太多的精神碎片,在这山中,裸露地走着我太多的渴望之子,我不能就此离去而不觉沉重,不觉创痛。

  今天我不是在脱弃一件衣裳,而是在亲手撕下皮肤。

  我留下的也不是一个思想,而是用饥渴酿蜜的心灵。

  可是我不能再久留,

  那将万物召去的大海正在召唤我,我必须上船。

  纵然夜间时辰火样灼热,我若留下,便只会冻成冰块,铸人模具。

  我乐意将此间的一切带走,但又岂能做到?

  声音不能带走赋予它翅翼的唇舌,它必须独自寻找穹苍。

  枭鹰只有独自行空,撇下窝巢,方能飞越太阳。

  如今他行至山脚,又一次面向大海,只见他的船只冉冉驶人港湾,船首的海员们,正是他的故乡人。

  他的灵魂在向他们呼喊,他说:

  我那远古母亲的子孙,你们这些弄潮儿啊,

  多少次你们在我梦中扬帆。如今你们在我觉醒时驶来,但觉醒只是我更深的梦境。

  我已整装待发,我的热望正和满帆一起等候风起。

  就这一回了,我将再呼吸这静止的空气,就这一次了,我将再投回依恋的目光。

  ……

喜欢 (0) or 分享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