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在Chrome、Firefox等现代浏览器浏览本站。如果需要合作请 点击 加我 QQ 说你的需求。

1.第1章 绑架

时尚生活 admin

望书阁 -> 都市言情 -> 失忆了别闹-> 1.第1章 绑架 钟宜彬开车走在晚高峰的路上,密密麻麻的车队,看起来要排到天边去。挡风玻璃外的泊油路,被热气熏蒸得有些扭曲。 “到哪儿了?你

望书阁 -> 都市言情 -> 失忆了别闹-> 1.第1章 绑架 钟宜彬开车走在晚高峰的路上,密密麻麻的车队,看起来要排到天边去。挡风玻璃外的泊油路,被热气熏蒸得有些扭曲。 “到哪儿了?你爸马上就到家了,快点啊!”打开车窗透口气,电话里传来妈妈的声音。 “知道了。”钟宜彬蹙眉挂了电话,这已经是今天下午的第三个了,他一点也不想见那个所谓的父亲,母亲却非要催着他回家,害得他不能接楚钦下班。 心中没来由地有些烦躁,看看时间,这会儿节目也该录完了,钟宜彬忍不住打了个电话过去。 “嘟――嘟――”漫长的等待音过去,响了一分钟,无人接听,变成了“嘟嘟嘟嘟”急促的盲音,听着让人心惊。 钟宜彬眉头一跳,如果楚钦还在录节目,助理会帮他接电话,如果已经录完,手机就在他手中。楚钦为什么没有接电话? 知觉慢慢恢复,身下是冷硬的水泥地,周围充满了腐朽的木头和小便的骚臭味。楚钦努力睁开眼,光线昏暗,地上堆叠着漆色斑驳的机械零件,满是涂鸦的铁架子上七零八落地放着些木料,瞧着像是个旧仓库。 “呦呵,醒了啊!”一道粗粝的声音从上方突兀地传来,楚钦吓了一跳,被绑缚的身体禁不住痉挛了一下,这样的条件反射,让他想装昏迷也不行了。 手被反剪着绑在身后,楚钦挣扎着曲腿坐起来,抬头看向对方。 那人长得十分壮硕,肌肉虬结的胳膊上,刺着黑青色的图案。个子不算高,估计不到一米八,穿着个深蓝色化纤布料的大背心。逆光,看不清长相,只知道是个光头。 光头身后又窜出来两个同伙,其中一个呲着大黄牙笑嘻嘻地说:“这小白脸,瞧着比电视上好看。” 显然,这些绑架犯知道他是谁。 楚钦快速思考着自己的处境,今天录完节目,在电视台的地下停车场,突然被拽上了面包车。虽说他是个混娱乐圈的,但他得罪的人还真不多,最大的可能是为了钱。 “你们也知道,我是个公众人物,”楚钦的声音很好听,清越而有磁性,出于职业习惯,说话带着顿挫,所以听起来就显得无比冷静,“我失踪,外面肯定已经闹得沸沸扬扬,你们要多少钱,我马上让人送,只要保证我的安全,你们就可以尽快离开。” “唔……”一拳头毫无预兆地打在楚钦身上,他禁不住缩起身体,闷哼了一声。光头捏了捏拳头,冷笑一声,对他说的好处毫无兴趣。 “盛世TV的金话筒,声音还真好听,”大黄牙走到楚钦面前,伸手捏住了他的下巴,上上下下地瞧他,呵呵地笑,瞥了一眼自己的裆部,“要不要尝尝哥哥的金话筒呀?” 这话中隐藏的恶意,让楚钦心中警铃大作。 “你们到底想干什么?”楚钦冷声质问他们,一边说一边快速观察周围的环境,现在似乎已经是黄昏,透过墙上那窄小的格子窗,能看到外面及膝的荒草。他们三个人,自己只有一个,硬拼显然没有胜算。这时候,放在啤酒箱上的一部老式手机进入了楚钦的视线。 “嘿嘿,给你拍几张照片,别紧张。”大黄牙笑嘻嘻地说着,伸手开始解他的衬衫扣子。一直没说话的那个人,举起了相机,把黑黢黢的镜头对着他。 “滚开!”楚钦扭动身体,躲开大黄牙的手,一边挣扎,一边不停地转动手腕。 “臭小子,别敬酒不吃吃罚酒!”光头显然没有那个耐心,一脚踹到楚钦的胸口。楚钦被踹得顺着地板快速滑动,狠狠撞上了后面旧箱子。 “咳咳……”胸口一阵剧痛,楚钦蜷缩起身体,喘不上气,等这一阵激痛过去,才咳了两声出来。 光头大步跟过来,夹脚的塑料硬拖鞋,发出呱嗒呱嗒的声音,在这空旷的仓库中回荡,显得十分可怖。 光头一把抓着他的衣领,抬手就撕了他昂贵的衬衫,露出一片白皙的胸膛,上面还有被打的青紫印迹,看起来有几分残酷的美感。头顶响起了相机的快门声,照相的已经尽职尽责地摆好了架势。 “老大,我来我来,”大黄牙吞了吞口水,挤开光头,自己凑到楚钦面前,“来,给哥哥瞧瞧你的小金话筒……哎呀!” 话没说完,楚钦突然一头撞向他的鼻子,坚硬的头骨顿时撞断了脆弱的鼻梁,黄牙条件反射地低头捂鼻子。说时迟那时快,楚钦弹跳起来,抄起手边的旧箱子,猛地朝光头砸去。 光头没料到他挣脱了绳子,半箱的铁钉、螺丝呼呼啦啦地砸了他满头满脸。 楚钦毫不犹豫地冲出去,一把抓起啤酒箱上的手机,用百米冲刺的速度,破窗而出。 老旧的窗户上,玻璃已经不完整,但老玻璃并不是钢化玻璃,十分锋利,楚钦免不得又挂了彩。然而现在已经顾不得那么多,仓库周围都是荒草,再往前则是一望无际的玉米地,楚钦想也不想地就往玉米地里钻去。 仓库里的三个人立时跑了出来。 “他妈的,敢跑!”光头很是生气,拎起一根棍子就追了上去。 天已经擦黑,这里是郊区,既然有地,一直往前就肯定有村庄。楚钦弓着身体,让玉米杆掩藏了脑袋,不要命地往前跑。 身后传来光头粗重的呼吸声,楚钦在电视台经常玩障碍跑,身体很是灵活。玉米地大得有些出乎意料,楚钦跑了很久,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,摔倒在地上,赶紧缩起来,不敢出声。低头看清绊脚的东西,竟然是个刷了黑黄油漆的石头立碑。 “老大,人呢?”远处传来大黄牙的声音。 “妈的,他跑不远,拿个手电来。”光头气急败坏地说。天已经黑透了,这里没有路灯,一片漆黑。他们一时不好找到楚钦,楚钦也不好逃跑。 那两人显然找错了方向,越走越远,确定听不到声音之后,他才深吸了口气,拨通了那串熟悉的手机号。 “喂?”那边传来十分不耐烦的声音,他认识的钟宜彬,很有教养,即便接到陌生人的电话,也会彬彬有礼地接听,而不是像今天这样,一点耐心都没有,“谁?” 听到熟悉的声音,楚钦差点没掉下眼泪来:“我……” “楚钦!”那边的人立时就听出了他的声音,顿时激动起来,“你在哪里?” “我在郊外的一个旧仓库外的玉米地,我不知道具体方位,但这里有一个天然气管道立碑,上面写着‘928’。”楚钦低声说着,竖着耳朵注意着周围的动静。 “我知道了,别怕,我马上去找你。”钟宜彬低沉稳重的声音,成功安抚了他的心。楚钦挂了电话,缩在玉米地深处。 身体的疼痛这会儿铺天盖地地涌来,他咬着牙不敢出声,在地上坐下来,积攒些力气。夏日的夜晚并不寒冷,虫鸣声此起彼伏,周围太安静了,不敢乱动,怕引起响动。胸口越来越疼,疼得他两眼发昏,在黑暗中昏昏沉沉。 也不知过了多久,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由远及近,“老大,在这里!”黄牙的声音突然在身后传来,一道手电筒的亮光打在他脸上。 楚钦惊得跳起来,远处有车灯的亮光,他便头也不回地朝着车的方向跑去。 “救命――”楚钦已经没有力气了,光头离他只有三步,这种感觉太可怕,他忍不住发出一声惊恐的呼救声。 “妈的,往哪儿跑!”光头扬起手中的棍子,猛地朝他挥过去。 钟宜彬的越野车跑在警车前面,一把冲下坡道,打开车门就往地里跑。 “楚钦!” “嘭!” 惊呼声,枪声,以及棍子敲在骨头上的闷响,同时在楚钦耳边炸开。预料中的疼痛没有到来,身体被紧紧包裹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,有温热的液体流到他的脖子里。 楚钦僵硬地回头,就看到血从钟宜彬的额角流下来,蜿蜒过那张英俊的脸。然后,搂着他的胳膊缓缓失了力气,高大的身体软软地向前栽去。 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望书阁 -> 都市言情 -> 失忆了别闹-> 2.第2章 失忆 手中的菜单有些看不清楚,但阳光很好,照在海边的露台上,许多情侣在这里用餐,到处都洋溢着幸福的味道。楚钦正在努力辨认菜单上的字迹,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,穿着蓝色休闲装的钟宜彬,身形修长,气质出众,他的手却牵着一个红裙女人。 “钟宜彬!”楚钦气炸了,掀了桌子就冲过去,一把抓住对方的衣领。 钟宜彬回头,英俊的脸上满是血迹,吓了他一跳。那人却似乎没有感觉,只是愣愣地看着他,皱眉道:“你是谁?” 一瞬间,天崩地裂,楚钦猛地睁开眼。 阳光透过窗户直直地照着他的脸,眯着眼睛适应了片刻才能睁开,入目的是白色的墙壁和挂水的支架。原来是个梦…… 楚钦呼了口气,觉得身上哪里都疼,尤其是胸口,疼得他呼吸不畅。 “钦哥,你醒了!呜呜呜,吓死我了!”床边坐着个娃娃脸的男生,二十出头的人,看起来还像十几岁,正是他的助理侯川。 “疼……”楚钦疼得嘴唇发白,顾不上安慰受惊的小助理。 “哦哦!”侯川回过神来,噌的一下跳起来,一边跑一边大声喊,“大夫,我哥醒了,他说疼,能给他吃止疼片不?”那声音响的,整个楼道都能听见。 “吃吧,给他吃一片。”医生从值班室走出来,无奈地低声说道。 很快,侯川就又一阵风地跑回来,拿起床头的药盒,取了止疼片,又倒了杯温水给他。 楚钦试图坐起来,但一动就疼得冒虚汗,只能任由侯川扶起他的脑袋,勉强把药吃了。过了片刻,止疼药生效,这才好过了不少。 “医生说,你第六根肋骨骨折了,不过只是骨裂,没有断,两周就能活动自如,但好全还得一个半月,”侯川老实地重复着大夫的话,他这个助理就这点靠谱,记东西记得牢,“昨天晚上笑笑姐在这里守着,朱哥早上来送了罐汤,台里领导……” “钟宜彬呢?”楚钦打断侯川的喋喋不休,蹙眉问道。他记得钟宜彬被棍子打到了头,当时就昏迷了,他也伤得重,没能撑到把钟宜彬送医院,自己也昏了过去。 “钟总伤到了脑袋,不在这个医院。”侯川挠头,他就顾着操心楚钦的事了,钟宜彬那边根本顾不上。 手机昨天被绑架犯扔到了车外面,楚钦借了侯川的手机打给钟宜彬,无人接听,只能又打给钟宜彬的秘书。 “总裁还在昏迷,没有醒来,不过医生说没有生命危险,四十八小时之后就会醒,”秘书将知道的消息都告诉了他,“今天下班后我可以去看望您吗?” “行。”楚钦本想拒绝,毕竟他跟这位金秘书也不算熟,但想想这人是钟宜彬的私人秘书,老板醒来的时候问起就一定得回答得上来,所以来看他也是工作内容,也就由他去了。 问清钟宜彬所在的医院,楚钦撑着坐起来,要去那边看看。 “我的亲哥诶,你这是骨裂,骨裂懂吗?”侯川吓得脸都变色了,赶紧按住他。肋骨骨折这种伤,一定要卧床静养,因为肋骨不能打石膏固定。 最后还是医生过来,把楚钦给劝住了。医生严肃批评了楚钦的行为,并且要求他至少卧床一周才能出院。 楚钦无法,只能让助理去给他买个新手机。水果机的好处是,通讯录存在云端,将所有联系人找回,楚钦连着打了好几个电话。 先打给台里领导请假,领导表示让他好好休息,这周的节目已经安排了别人带班。然后又打给媒体的熟人,交代这件事不要宣传,等警方处理。最后还是不放心,又打给了搭档林笑笑。 “我的钦哥诶,守了你一晚上,我刚合上眼!”电话那头传来林笑笑尖锐的咆哮声。 楚钦被震得耳朵生疼,把手机拿远了一点,等她说完,再贴回来:“咳,辛苦你了,等我好了请你吃小龙虾。说正事,节目的事这周我不能去了,你替我跟几个嘉宾道歉,钱哥会去代班,人家资历比你老,你别跟人家挣风头,知道么?” 林笑笑被噎得直翻白眼,无力地把脸埋在枕头里:“知道了……” 侯川拿了个苹果削皮,好等他说完了吃。结果,苹果削了两个,他自己吃了一个,这人还没打完电话,于是默默地把另一个也吃了。 等侯川吃了两个苹果,一根香蕉,磕了半包瓜子,一包开心果,楚钦才意犹未尽地放下手机。 “钦哥……”侯川递给他一杯水,“你都伤成这样了,就不能少操点心吗?”他跟着楚钦没多久,先前就知道他是个很好相处的人,但没想到这么爱操心,大到海湾战争、白宫选举,小到盛世TV的垃圾袋不结实,什么事他都能注意到。 “你不懂。”楚钦老神在在地眯起眼,深吸了口气准备跟自己的小助理讲解一下人生哲理,胸口骤然疼了一下,一口气也在喉咙里吐不出来,猛地咳嗽了两下。 “医生说不能用力呼吸!” 在床上躺了两天,每天都得吃止疼片,到了第四天才不那么疼了。然而钟宜彬,依旧没有消息。 金秘书来过两次,听说钟宜彬已经醒了,只是连秘书都没见,直接回了钟家。但钟宜彬的手机一直没人接,金秘书也联系不上他。 楚钦觉得事情不对劲,给钟宜彬的好哥们打电话,那群少爷也是一头雾水。 “二饼不是跟你出去浪了?”他们联系钟宜彬,都是钟母接的,说钟宜彬出国了,没带这个手机。 手机在钟母手中,别人的电话都接,就他的不接,这其中的意思不言自明。 楚钦知道钟母不喜欢他。被绑架之前,钟宜彬刚跟家里摊牌,钟母一时接受不了儿子喜欢男人这件事,连带着恨他也正常。 没办法,他只能给钟宜彬的手机发短信。 【伯母,打扰您了,我是楚钦,我没有别的意思,只想知道钟宜彬怎么样了,求您告诉我一下吧。】 过了一会儿,那边回了一条。【他很好,只是脑子有点受损,暂时不能见你。】 脑子受损……楚钦觉得脑袋嗡了一声,掀开被子就往外走。 “这才第六天,不能出院!”不管侯川怎么苦口婆心都劝不住,只能认命地给他拿了衣服,不放心他一个人开车,又任劳任怨地当司机,把人送到了钟家所在的别墅区。 钟家的别墅外,是一条宽阔的林荫道,阳光从树叶的缝隙里漏下来,斑斑驳驳很是温暖。站在阳光下,楚钦的心却像是掉进了冰窟。 阳光正好的庭院里,钟宜彬穿着柔软的休闲装,优雅地坐在长椅上。桌子对面,坐着钟母和另外一个中年妇人,他的身边,则陪着一个穿着红裙的年轻女孩子,正笑着跟他说话。 钟宜彬脸上没什么表情,但楚钦看得出来,他在认真地听那女孩说话。开放式的庭院,让他们的每一句话,都清晰无比地传到了楚钦的耳朵里。 “这是你的未婚妻小莹,不记得了吧?”钟母笑得满脸慈爱,指着那女孩子说。 钟宜彬看了她一眼,眼中有些疑惑:“是吗?” 叫小莹的女孩羞涩一笑:“当然了,你说过的,我是你最爱的人。”说着,向他展示了一下左手上的求婚戒指。 钟宜彬的眼神慢慢变冷,看了看叫小莹的女人,又看了看对面的母亲,冷笑一声:“你们,究竟是什么人?” 钟母一愣:“傻孩子,我是你妈妈呀!” “骗子!”钟宜彬猛然站起身,冷冷地看着她们,“我爱的,明明是楚钦!” 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望书阁 -> 都市言情 -> 失忆了别闹-> 3.第3章 争执 “……”楚钦刚刚蓄好的眼泪,生生给憋了回去,眨眨眼,这是什么情况? 苏瑞莹家里跟钟家有点交情,她十几岁的时候就喜欢钟宜彬,奈何钟宜彬从来没正眼瞧过她。这次钟母找她,说是钟宜彬失忆了,让她假扮他的未婚妻,她想也不想地就答应了。只要钟宜彬坚信她就是真爱,她就可以嫁到钟家了!计划很完美,可,怎么也没想到…… “你不是失忆了吗?”苏瑞莹忍不住尖叫了一声,如果钟宜彬没有失忆,那她刚才所作的,不就跟个小丑一样吗? “妈的智障!”钟宜彬冷眼看向一脸错愕的母亲,这个女人在他醒来的时候哭得眼睛通红,说是他妈妈,让他不要担心,结果却是这样,这让他无比的愤怒,感觉被人耍了,“老子还记得楚钦呀!” 什么都忘记了,但他还记得楚钦,这是他唯一记得的,也幸好记得。 钟家老二,是少爷圈里出了名的混世魔王,脾气一上来,管你男的女的,一点面子都不会给。 一通脏话骂下来,苏瑞莹脸上一阵红一阵白,钟母也傻眼了。这人记得什么不好,妈都不认得了,偏还记得楚钦! “宜彬,你冷静一下,听妈妈说……”钟母站起来,试图伸手去拉儿子。 钟宜彬避开钟母伸过来的手,往后退了几步,这里不能呆了,这些人是在说谎,他必须尽快找到楚钦。单手插在口袋里,环顾四周,快速思考怎么离开,忽然,看到了黑色铁栅栏外,那一道瘦削的身影。 “楚钦!”钟宜彬眼睛倏然亮起来,快步朝他跑去。 楚钦看着钟宜彬跑过来。嘴巴咧得大大的,眼睛亮晶晶的,柔软的棕色头发今天没做什么造型,在阳光下随着奔跑起伏。那么一瞬间,楚钦仿佛看到了一只忽闪着软耳朵扑过来的大型犬。 看着这一幕,楚钦忍不住笑起来,顾不得礼貌问题,直接推开了钟家没有上锁的大门,迎接扑向他的大狗狗。 “拦住他!”钟母吓了一跳,厉声呵斥大门周围的保镖。儿子还失忆着,决不能乱跑出去,更不能让他跟那个公狐狸精走! 保镖伸手去拦钟宜彬,被钟宜彬一拳打在脸上:“滚开!” 楚钦没想到钟母会让保镖跟儿子动手,顿时火冒三丈,这家伙刚醒过来,脑袋说不定还震荡着。三两步冲上去,一把推开另一个试图上前拦截的保镖,伸手把钟宜彬护在身后。 钟宜彬兴奋不已,抱住楚钦就不撒手了:“你这几天去哪里了?这些人我都不认识……” 贴在自己背上的大家伙,竟然在微微发抖,楚钦心疼得不得了,第一次看到这么柔弱的钟宜彬,内心顿时男友力爆棚。拖着背上的大膏药,就去找钟母理论。 钟母穿着一身黑色紧身裙,画着精致的妆容,嘴角向下弯着,显出两道法令纹来,看起来就不好相处。 钟宜彬比楚钦要高,身体也比他宽,两人贴在一起,就像两个套娃。大熊套小熊地往前挪,气势上顿时输了一大截。 输人不能输阵,楚钦站直了身体,直视着钟母:“伯母,他还病着,您怎么能让保镖跟他动手呢?” 钟母看看脑袋挂在楚钦肩膀上,皱着眉头似乎有些不舒服的儿子,立时瞪了保镖一眼,而后看向楚钦:“楚先生,我记得我没有邀请你到我家来做客吧?”言下之意,就是我们家的事还轮不到你管。 这种时候,可不能顺着话说。作为一个娱乐节目主持人,楚钦最不怕的就是别人拿话挤兑他,安抚地握住搂在他身前的手臂,用悲愤的语气道:“他已经失忆了,你们懂失忆的人有多害怕吗?周围的一切都是陌生的,亲戚、朋友甚至是自己,都是一片空白。他把所有的信任都给了妈妈,您怎么能骗他呢?” 钟母一时说不出话来,楚钦不给她说话的机会,转而冷眼看向那对坐在长椅上面色尴尬的母女:“你们呢?骗一个失忆的人,你们良心过得去吗?骗一个人跟你结婚,这是强|奸,是犯罪!” 苏瑞莹瞪大了眼睛,啥? “楚钦,带我走吧。”钟宜彬没再看母亲一眼,沉声对楚钦说。 钟母一惊,愣愣地看着黏在别人身上的儿子,想也不想地脱口而出:“不许走!”决不能让楚钦带走儿子,这公狐狸精的嘴巴太厉害,一旦带走,别说一个正常的儿媳妇,估计连儿子都没了! “伯母,他现在只记得我,跟别人在一起会害怕,不如让我照顾他几天,等他情绪稳定再……”楚钦倒是没想那么多,他看着钟宜彬这幅样子,怎么也不放心把他留在钟家,还是自己带回家养的好。 “不行!”钟母说什么也不同意。 两方正僵持着,外面传来了鸣笛声,保镖迅速站好列队,一辆黑色宾利开了进来。戴着白手套的管家上前打开车门,伸出一条穿着黑色西装裤的长腿,落地,发出皮鞋接触石板地面的咔哒声。 整个院子瞬间安静下来,所有的女佣都低着头,保镖也老实地站在一边。管家亲切地叫了一声:“大少爷。” 楚钦看过去,来人大约三十出头,跟钟宜彬长得有七分像,只是那双眼睛要深沉许多。如果没猜错的话,应该是钟宜彬的大哥,钟家的长子,钟嘉彬。 这位大哥,十几岁就开始接手家族产业,是钟家内定的继承人。 “怎么回事?”钟嘉彬看了一眼院子里的几个人,微微蹙眉,低沉有力的声音,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。 “嘉彬啊,你可算回来了,快管管你弟弟,他要跟这个公狐狸精走,连妈妈都不要了!”钟母见大儿子回来,顿时有了靠山,赶紧告状。 公……狐狸精?楚钦抽了抽嘴角,这是什么称谓? 钟嘉彬却没有接母亲的话,看了黏在一起的两人一眼,又看看一旁脸色尴尬的苏瑞莹母女:“瑞莹怎么在这里?” “她来假装我的未婚妻,”钟宜彬冷笑,放开楚钦的肩膀,站直了身体,转而拉住他的手,“你们家的事,你们自己处理吧,我要走了。” 钟嘉彬立时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猜了个大概,冷声道:“胡闹!”弟弟失忆了,现在最重要的是让他好好休养,尽快恢复记忆!母亲估计是电视剧看多了,想出这种损招。 钟宜彬不管这些人,拉着楚钦就要走。楚钦捏了捏他的手心,示意他别急,抬脚走到钟家大哥面前:“钟先生,很抱歉来打扰您家里,宜彬现在只记得我,为他的病情考虑,能不能让我把他带回家照顾几天?” 钟嘉彬是知道楚钦的,闻言将目光转到他身上,静静地看了片刻,伸手:“楚先生,幸会。” 楚钦赶紧伸出手,跟钟家大哥握了握。 钟嘉彬看看弟弟,又看看两人十指相扣的手,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,微微侧头,对身后的管家说:“把二少爷的手机拿来。” 管家从口袋里拿出钟宜彬的手机,递到钟嘉彬手中。 钟嘉彬把手机递给楚钦,又给他两张卡,一张金色的信用卡,一张名片:“那就麻烦你一段时间了,有问题随时联系我。” 楚钦看了看那两张薄薄的卡片,名片是钟嘉彬的私人名片,上面只有一个简单的名字和电话,信用卡应该是替弟弟支付在他家住的生活费的意思。本想推拒一下,自己的男朋友自己养得起,但面对钟家大哥的目光,怎么也没那个胆子,硬着头皮接了下来。 拖着心情不错的钟宜彬走出钟家大门,楚钦快速把人塞进车里,自己也坐进去,看着身边眼睛亮晶晶一直看他的钟宜彬,他也忍不住跟着笑起来。 侯川在车里目睹了一切,早就吓得魂不附体,豪门就是牛,院子里有保镖,一言不合还能让保镖打儿子。幸好他妈妈只是个卷烟厂职工,最生气也不过是用拖鞋抽他两下……得知可以走了,赶紧挂当,嗡地一下就窜了出去。 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望书阁 -> 都市言情 -> 失忆了别闹-> 4.第4章 拐走 蹿出去的时候兴奋不已,走了一段侯川就有点心虚:“钦哥,咱就这么把钟总带走了呀?”钟夫人明显很生气的样子,盛世毕竟还是钟家的产业,楚钦就这么掺和到人家家里的事中,肯定会被钟家穿小鞋。 “他是谁?”钟宜彬抬抬下巴,指着开车的小侯助理问楚钦。 侯川翻了个白眼,上周还见过面的人,这就把他忘了,真是贵人多忘事:“钟总,我叫侯川,上周刚配给钦哥的助理。” 钟宜彬拿出手机,在通讯录中翻了翻,找到了一个叫侯川的名字,备注是“碍眼的新助理”。确认自己有这人的联系方式,也就不再多问,交代一句让小助理好好干。 侯川抽了抽嘴角,上周的客套话跟今天的一模一样,这大老板,忽悠人也不能走点心。 钟宜彬是真的失忆了,醒来之后,他不认识周围的人,但周围的人认识他,这种感觉很不好。钟母拿出镜子给他看,又拿出全家福和他小时候的照片,他才相信自己是钟家人。但也仅止于此,对这些人的话,他都要打个问号。 因为,从他醒来开始,整整六天,没有一个人在他面前提起楚钦。他只记得楚钦,这些人不提,钟母也不肯让他跟外界联系,说是怕别人知道他失忆,公司会乱起来,手机也不肯还给他。 钟家人所做的种种,让他更加的怀疑。钟宜彬不动声色地任他们在面前表演,直到钟母找了个不知所谓的女人,假冒他的未婚妻,让他忍无可忍。 “你老看着我干嘛?”楚钦低头回了条微信,几个来医院看他的朋友扑了个空,问他怎么回事,抬头就对上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。好像从上车开始,这家伙就一直在看他。 “钦钦……”钟宜彬试着叫了一声,只有他俩在一起时才会叫的称呼。 “嗯?”楚钦条件反射地应了一声,而后反应过来这家伙叫的什么,偷瞄一眼前面开车的小侯,脸慢慢地红了,瞪钟宜彬一眼,“有人在呢,别乱叫。” 钟宜彬见他应了,顿时高兴地咧开嘴。 前面的侯川却是一哆嗦,差点把车开到人行道上去。加上住院这几天,他跟着楚钦不到半个月,这还是头一次开车送两人。楚钦跟钟宜彬的关系,作为私人助理,他必然是知道的。 他一直以为,两人即便是有感情,那也是建立在金钱和权利的关系上的,没想到私下里是这样的,当着助理的面,都能要亲亲! 受到暴击的小助理,默默考虑下次给两人开车是不是要备一副耳塞,非礼勿听。 “你怎么能让他们走呢?”钟母对于钟家大哥的处理方式很是不满,儿子现在失忆了,就记得楚钦那个小贱人,这下再被他拐走,岂不是他说什么都是圣旨。到时候楚钦不让他认妈,他还就真不认了。 “妈妈,他是失忆了,不是傻,您这么骗他,只会加重他的病情。”钟嘉彬不理会母亲的无理取闹,瞥了一眼长椅上的那对母女,抬脚往屋里走去。 苏家母女本就尴尬得要死,被钟家继承人这么一看,纵然那深邃的目光中没有任何波澜,只是简简单单的一瞥,却让她们觉得自己的龌龊心思被人看了个透彻。仿佛被人扇了几巴掌一样,苏母拉着女儿站起来,心中恼恨钟母,又不敢说出来,只能僵硬地告辞。 钟母也觉得面上无光,客气两句就把人送走了。 车是公司的车,侯川把他俩送到小区门口,就开车回公司了。 小区不大,也就三栋楼,中间的绿化区域很宽敞,挖了水渠,修了小木桥。这会儿是上班时间,小区里人比较少,有老人带着孩子在水渠边的石子滩中玩耍,年轻人倒是一个也没见。 两人一起在小区中穿过,楚钦习惯性地跟钟宜彬保持半步的距离。他是个公众人物,钟宜彬也是经常上杂志的人,在外面两人向来克制。 周围的一切对钟宜彬来说都是陌生的,只有楚钦是他熟悉的,离得远了,让他有些心慌。快走两步,偷偷伸手,试了两下,准确地抓住了一只修长的手。 “怎么了?”楚钦回头看他。 钟宜彬不说话,只是攥着他的手,另一只手还插在裤兜里,目光非常自然地看着前方,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。 这个小区,虽然比不上钟家那种别墅区,但也是个高级小区,安全有保证。楚钦有些好笑,又有些心疼,也就由他去了,就这么牵着钟宜彬往前走。走着走着,心中莫名地一阵悸动。 很久很久,没有这样牵着手走在阳光下了。这种感觉有点紧张,又有点小刺激,楚钦忍不住微微地笑。两人确定关系这么久,该干的都干了,没想到牵个手,还能让他如此兴奋。钟宜彬显然也很高兴,还幼稚地晃胳膊。 “豆豆,我们也手拉手吧!”两个小朋友正跑着玩,看到两个大哥哥手拉手好像很开心的样子,就提议身边的小伙伴。 “好呀!”于是两个小朋友手拉手,一二一二往前走,还特意绕到楚钦他们前面,使劲晃胳膊。 钟宜彬看着有些傻眼,这两个小东西,是在嘲笑他吗? “噗……”楚钦忍不住笑出声来,拉着钟宜彬快步进了楼道。 房子不大,是一种仿LOFT风格的建筑。客厅房顶很高,有四米左右,屋中的装潢也很精致,整体偏向简约风格,但细节处却很温馨,比如铺着绒毛坐垫的沙发、圆角的木头茶几。就像楚钦这个人,看起来精致严谨,其实啰嗦又温暖。 钟宜彬好奇地打量着这个房子,换了拖鞋也不乱走。楚钦看着乖乖坐在沙发上喝茶的钟宜彬,觉得很是有趣。 时间仿佛回到了两人刚认识那会儿。那时候楚钦还在上大学,因为顺路要拿个东西,就请钟宜彬到宿舍里坐坐。那时候,这位少爷也是这般,有礼貌地坐着,很有教养地不碰任何东西,只是好奇地四处打量。 “你真的,什么都忘了吗?”楚钦摸摸他的脑袋,侧面有一块的头发剃了,看起来有点丑,应该就是伤处。 “我还记得你。”钟宜彬拿起沙发转角小几上的相框,里面是他俩在海边的合照,穿着花裤衩,笑得特别傻。 楚钦看着他,鼻子有点酸。其实他看得出来,钟宜彬即便记得他,也只是记得他这个人,他们平时相处的种种,大概都不记得了,所以才有些拘谨,才不会像平时那样窝在沙发里就没个正型。 但,这都不重要,他全世界都忘了,就记得自己,这就足够了。他们完全可以从头开始。 楚钦吸了吸鼻子,拉着他起来,仔细地讲了一遍家里哪里能碰,哪里不能碰。 “这个是插座,别用沾水的手碰,会触电。” “这是厨房,里面挺危险,你别进去。” “这是饮水机,绿色的灯亮了才能接热水。” “这是浴室……” 想对待一个不懂事的孩子一样,家里每一样危险的东西都让他知道,生怕他没了常识伤到自己。钟宜彬兴致勃勃地听他说,完全没有不耐烦的样子。 楚钦说得口干舌燥,看看时间,已经是下午两点钟,一拍脑袋想起来,两人都还没有吃饭,转身去了厨房。 等楚钦走了,钟宜彬拿起手边的电视遥控器,打开电视,熟练地调到了盛世TV。他失忆了,但又不傻,常识还在。钟家人没有考虑过他懂不懂常识,只是一味的向他灌输消息,还拿奇怪的女人骗他。只有楚钦,把他当个孩子,就差教他怎么喝水吃饭了。 被人当低能儿对待,钟宜彬却丝毫生不起气来。这样操心又啰嗦的楚钦,让他感到安全。 电视里放着昨晚节目的重播,正是楚钦的那档娱乐节目——亲亲大杂烩。这本来是一档美食节目,后来变成了综艺娱乐,到现在已经是盛世TV收视率最高的综艺。 这一期楚钦缺席,调了另一档节目的台柱子钱粮来撑场。钱粮是个老牌主持人了,说话带着一种冷幽默,他主持的那一档谈话类综艺节目也一直很受欢迎。但这个习惯了楚钦的舞台,他站上去还是有些突兀。 “欢迎在周末的晚上,准时来到亲亲大杂烩,我是楚钦……派来的救兵钱粮!”钱粮的嘴皮子很快,一个急转弯,都得众人哈哈大笑。 “大家好,我是楚钦……的搭档林笑笑,嘎嘎嘎!”林笑笑反应很快地用相同的句式接了一句,同时放出了她招牌的魔性笑声,气氛总算是活跃起来。 钟宜彬撇嘴,这尴尬都要溢出屏幕了,转头看楚钦在做什么。透明的玻璃门,透出厨房里的情景。 楚钦拿出一只炒锅,准备放到灶上,肋骨突然一阵疼痛,手上一软,炒锅咣咣当当地掉在了地上,人也疼得扶住了灶台。 “楚钦!”钟宜彬扔下遥控器,飞速朝厨房冲过去。 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望书阁 -> 都市言情 -> 失忆了别闹-> 5.第5章 信任 钟宜彬跑进厨房抱住楚钦,见他一手虚掩在胸口下方,没敢碰他前面,就让他后背靠着自己:“你怎么了?”见他疼得脸色苍白,十分着急。 “胸口疼,没事……”楚钦缓了口气,挤了个笑容给他。 钟宜彬皱眉,打横把人抱起来。刚刚看过一遍房子,他知道卧室在哪里。把人放到床上,钟宜彬也不问,直接去掀楚钦的衣服。 楚钦今天就穿了个柔软的白色T恤,很容易就被掀起来,露出了里面泛着青紫的皮肤和已经跑偏了的绷带。 因为楚钦要提前出院,不能卧床静养,医生给他缠了个绷带稍作固定。但胸腔这地方,缠了也很容易滑脱,何况今天楚钦上蹿下跳的忙活了那么久。 “这是怎么回事!”钟宜彬口气变冷,抬眼严肃地问他。 楚钦无法,只能实话实说:“之前受了点伤,肋骨骨裂,已经快好了,你帮我拿点止疼片来……”说到止疼片,突然想起来,在医院开的药还在侯川的车上,忘了拿下来。 “我去买。”钟宜彬站起身。 “哎……唔……”楚钦赶紧伸手拉住他,又扯到胸口,疼得冒冷汗,“医保卡……在门厅的抽屉里,密码是六个一。” 还以为有什么重要的事,钟宜彬哭笑不得:“我用钱买也一样的。” “有医保卡干嘛不用!”楚钦交代了医保卡的用法,又说起药店的所在,“从大门出去,左拐,不用过马路……哎,把手机拿上,找不到给我打电话……” 钟宜彬不理他,在门厅拿了医保卡就出门了,最后一句也不知道听到没有。 听到嘭地一声关门声,楚钦才想起来,没给他病历和处方。止疼片是处方药,也不知道老板能不能卖给他。 出了小区大门,钟宜彬确实不知道药店在哪里,问了门卫就知道了。药店看着挺正规,玻璃橱窗上贴着规整的激光切割字体“市医保,省医保”,老板是个秃顶大叔,坐在柜台后面严肃地盯着一台小电视,一脸的忧国忧民。电视的声音不大,走近了才能听清。 “相声,讲究的是说学逗唱……” “老板。”钟宜彬敲了敲柜台。 “干嘛!”正忧国忧民的大叔抬头,看到一张熟悉的俊脸,顿时露出个意味深长的笑来,“小伙儿,你又来啦!” 钟宜彬不动声色地点点头,看样子这药店老板认识他,难道楚钦以前经常生病吗? 秃顶大叔没看出钟宜彬跟平时有什么不同,嘿嘿地笑着说:“这大白天的,也懒得跑超市啊?嘿嘿,给你留着呢!我特意多进了点,你别说,还真好卖。” 然后,自顾自地拿了两个软瓶给他,上面清晰地写着“水性人体润滑液。” “……”钟宜彬抽了抽嘴角,语调平静地说,“今天不买这个,我要止疼片。” 没能推销出自己进的新品种,大叔有点失望,抠了两粒止疼片给他。 “我买一盒。”钟宜彬看着纸包里的小药片,很是不满。 “这是处方药,一次只能给你这么多。”大叔单手叉腰,中气十足地说。要不是这小伙儿跟他熟,没有处方,他一粒也不给的。 社区里的大妈来买感冒药,听到大叔的声音,好奇地往柜台上看去,就见到两瓶明晃晃的润滑液。不由得瞪大了眼睛,啧啧地摇着头。现在国家计划生育竟然这么紧了?连润滑剂都要开处方了! 没时间跟秃头扯皮,钟宜彬拿着药片快步离开。 折腾半天,总算吃到了止疼片,楚钦觉得不疼了,又要起来做饭。钟宜彬说什么也不让他动,刚用手机查了一下,肋骨骨裂要卧床静养:“我以前的秘书是谁?打电话让他过来做饭。” 想想还在三环外的金秘书,楚钦摇了摇头:“金秘书离这里远着呢,叫个外卖吧。” 秘书姓金吗?钟宜彬在手机中找了找,找到了一个叫“金秘书”的,打了过去:“我在楚钦的住处,订两份好消化的饭送来。” “是。”金秘书已经一周没有接到总裁的电话了,钟家人也不告诉他情况,公司的事情就交给了副总代理,这让他有些惊慌。作为老板的心腹,却一直没有老板的消息,这明显是要失宠的节奏。 骤然接到老板的电话,别说是订外卖了,就算让他这会儿去楚钦家做饭都行! 楚钦无语地看着钟宜彬,这家伙,失忆了也忘不记使唤人。 “怎么受的伤?”钟宜彬坐在床边看他,抬手摸了摸自己脑袋上削掉头发的一块,“是不是跟我磕到头有关?” 楚钦看着规规矩矩坐在床边的钟宜彬,这样的姿势显得生分,心中觉得有些难过,低头看着自己放在被子上的手:“上周我被人绑架了,你去救我,让人敲了一棍子在头上。” 钟宜彬蹙眉,钟母告诉他,他是跟人打架被敲到了头,至于为什么跟人打架,却没说。显然楚钦说的才是实话,连妈妈都会骗他,这世上除了楚钦,就没人值得相信。这更加坚定了他不让别人知道他失忆的决心。 抬头看看楚钦还在低着头,两根修长的食指绞在一起,不知道在发什么呆。脑袋上的头发蹭乱了,几根呆毛随意地翘着,看起来毛茸茸的。 记忆里的一切人和事都是模糊的、灰色的,只有楚钦是鲜活的、明艳的,只是看着他,钟宜彬就觉得安心,忍不住慢慢凑过去,用自己秃了一块的头皮,蹭了蹭他脑袋上的呆毛:“楚钦,你真好,只有你不骗我。” 楚钦抬头看他,对上一双亮晶晶的眼睛。这双眼睛,没有了以前的内敛与沉稳,但看他的目光,却比以前更加专注,带着挥之不去的欢喜。刚才一瞬间的低落,顿时散去,楚钦忍不住抿唇笑,凑过去想亲亲他。 钟宜彬看着他凑过来,眼睛更亮了。 “叮咚――”门铃响起,打断了这个小小的吻,钟宜彬很不高兴,继续往前凑,等着楚钦亲他。 “去开门。”应该是外卖到了,楚钦有些不好意思,推着钟宜彬让他起来,顺道把钱包塞给他。 门外,是金秘书订的外卖,以及,跟外卖一起到的金秘书。 钟宜彬对于两个人来送外卖有些疑惑,接过外卖小哥手中的袋子,看看西装革履的金秘书,递了一百块给他。 金秘书愣愣地接过钱,然后眼睁睁地看着自家老板又把门关上了。 “总裁!”金秘书眼疾手快地跟着挤进门,自家老板真是料事如神,看他表情就知道他在门外已经把外送的钱给付了,直接把钱给他。但明显不想见他,给他一百块是让他打车滚蛋的意思吗? 楚钦听到金秘书的声音,下床走出来:“怎么了?” “楚先生。”金秘书忙跟他打招呼。 钟宜彬把饭放到餐桌上,过来抱他:“回去躺着。”一边走一边小声问叫他总裁的这人是谁,得知是金秘书之后,也没有回头,而是先把楚钦抱回床上。 “坐吧,稍等。”钟宜彬出来拿饭,冲金秘书抬抬下巴,转身进去跟楚钦吃饭。 楚钦吃完饭,有些不放心钟宜彬自己去面对金秘书,那人却很坚持,不许他乱动。他只能半躺在床头,竖起耳朵听外面的动静。 “这几天,母亲不让我接触公司的事,有什么异动吗?”钟宜彬沉声问。 “公司的事现在是李副总在管,”金秘书心中一惊,钟夫人以养病的名义不让钟宜彬接触公司的事,这其中肯定有什么不得了的□□,神情也跟着严肃起来,“那三个绑架犯还在审问,明天是周一,应该会有结果。” 钟宜彬垂下眼,沉默了片刻,忽然问:“你觉得,李副总这个人怎么样?”他现在不记得公司的事,里面的东西太复杂,他需要先熟悉一下再接手。如果这个李副总可以胜任,就让他暂管一段时间。 金秘书听到这话,额头顿时出了一层细汗,总裁竟然问起了这种事,明显是给他告状的机会。作为老板的秘书,他不能跟老板之外的任何一个公司员工交好,该吐黑泥的时候决不能手软。于是,竹筒倒豆子地把他知道的李副总的缺点说了一遍,又把公司最近在他的管理下出现的几个小问题说了说。 “这个人野心很大,让他暂管几天还行,时间长了肯定要出问题。”金秘书义正言辞地说。 钟宜彬缓缓点头。 楚钦在屋里听得嘴角直抽,这两人,路唇不对马嘴还一副相谈甚欢的样子。金秘书根本不知道,他这看起来运筹帷幄的老板,其实,什么都不知道…… 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
喜欢 (0) or 分享 (0)